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日文版
公告:  
 文章正文

古镇锦溪 体会江南一溪烟雨醉迷离

2011-08-22 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 点击数:3766

 

有一个柔美的地方叫锦溪,这条包孕在江南水乡五湖三荡间的河流,历来就有“金波玉浪”的美誉:夹岸桃李纷披,花叶尽洒河面;晨辉夕照之中,满溪跃金,灿若锦带。这就是“锦溪”名字的由来。
古老的溪流驮起了一座古老的锦溪镇。千百年来,这里的人们枕河而居,与水为邻,亲密无间。街道依水而筑,房屋临水而建,桥梁越水而过;正是“春风拂指柳依依,无数莺声燕语时。红杏碧桃花烂漫,长堤曲巷水流漓,此景欲描描未尽,一溪烟雨当迷离。”
正是早春二月,烟雨迷离时节,我们走进了江苏昆山市的锦溪古镇。小镇宁静而优雅,湖光水色里,掩映着白的墙、灰的砖、黑的瓦、栗色的门窗。青石铺就的老街,几株虬劲的老树直立在道旁,一簇簇青藤垂挂在苍颜斑驳的围墙上,一丛丛绿竹在墙角悄悄凝视着行人。一股股油煎的鱼香,一声声丝竹的音韵,从路边那半开的窗口飘逸而出……看着淡雨薄雾中联袂的拱桥与蜿蜒的水巷,戴望舒的《雨巷》便进入了眼帘:“撑着油纸伞,徘徊在悠长悠长的雨巷,希望遇着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……”丁香姑娘没有碰上,年轻的导游姑娘在陈妃墓前却给我们讲了一个凄婉动人的传说。
    南宋绍兴年间金兵入侵,太子赵玮带陈、葛二妃登战船,由杭州赴苏州,抗击金兵,途经锦溪。一场激战中,陈妃为保护赵玮,舍身挡箭,身负重伤,不久病殁,水葬锦溪。赵玮登基做了孝宗皇帝后,难忘陈妃,难忘锦溪!下旨在五保湖畔构筑古莲禅寺,为陈妃护墓诵经。也许是陈妃情动苍天,800多年来,不管有多大的洪水,即使湖岸上的房屋都进了水,陈妃土冢却从来没被淹没,那湖中的孤岛总是矗立在水面上,摇曳着芳草凄凄的情思。
锦溪是多情而美丽的,无论是饱经沧桑的石驳岸,还是历尽岁月风霜的石拱桥,抑或庭院深深的长街水巷,到处都蕴藏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,充满了动人的魅力。
“锦溪碧汤汤,落花时泛香。钓船频往返,渔唱复悠扬。”站在石拱桥上,低吟着古人的诗句,放眼桥上桥下风光,的确有一种醺醺然的感觉。锦溪桥梁密度之高,是国内罕见的,仅老镇区1平方公里内,就有古桥26座,远远超过了水城苏州;而桥的历史,从唐朝的红木桥,到宋时的里和桥、太平桥以及明清的天水桥、普庆桥、十眼桥……唐宋元明清,从古看到今,桥上的碑记、柱联、花纹等镌刻精细,历历在目。
锦溪的生命是水做的,锦溪最引人入胜的也是湖光水色。当我们划着小船在市河里穿行,石桥的圆拱在头顶闪过,稳实的驳岸散发出湿润的气息,似乎觉得走进了悠远的历史。一位初到锦溪的日本朋友,在水巷里流连忘返。她说:“水巷是一张柔软的床,睡在床上,能做人间最美妙的梦。水镇是飘在湖面上的一片荷叶,我真想成为荷叶上的一颗水珠……”
“柳带萦桥水面齐,沙明日暖鹧鸪啼。春来两岸桃争放,不是渔人也欲迷。”美丽的江南水乡锦溪古镇,引得南来北往、朝朝代代的多少文人墨客,留下几多名联佳作。而小镇却像睡梦中的少女,始终不惊不宠,以她平和绵延而又柔韧坚毅的个性,不仅孕育文化,而且包容文化、理解文化、欣赏文化、保护文化。日积月累、渐深渐厚,不知不觉间,锦溪传承了太多太多的文化内涵。从这里走出了中国代留学生,近百年间只有4万多人的小镇,在英国、日本、加拿大、德国、俄罗斯、法国、美国的留学生就有100多人,不愧为中国的“留学生之乡”。而深厚的历史积淀,也催生了这里一个又一个民间博物馆的诞生。从金石篆刻、古砖瓦博物馆到历代钱币、紫砂壶艺、根雕、古董博物馆,珍藏门类相当丰富。这个“中国民间博物馆之乡”,传承与延续了锦溪灿烂而丰富的历史文脉。
浓浓水乡风情包裹着的千年古镇锦溪,充满着迷人的浪漫气质。找一个烟雨飘飞或是细风斜阳的时节,去锦溪看水看景看人,读文观联听故事,划船游桥走曲巷,寻找浪漫的情调,一定很美!